首页 资讯 财经 生活 关注 科技 房产 企业 时尚 服饰

服饰

遗落的灵魂

2019-09-10

柳絮飘飞的三月,精灵在毫无目的地随风儿漫游,,没有方向,不管终点,只是任着轻盈的身姿脱离凡尘。突然,我的心也仿佛变的澄澈,虽然此时像是遗忘了张晓风的心情。我只有用仅有的贫瘠来描述自己的感动。黛玉葬花,有着“忍踏落花,误入沉泥”的忧思,故而含泪吟诗。筑冢填遗。我看不出是渺小生命的消逝还是伟大的不息灵魂。

当一丝柳絮从窗外挥散于我的桌上,清风一拂翩然盈于我的手心。我尽力屏息不让它飞走,它也乖巧的静静躺着不动。我想我真的痴了,眼前浮现的是无人问津,被人忽视的凄凉。可瞬间它飞走了,毫无留恋。也许这就是它的归宿,注定不要知音,注定不需人怜。只独自桎伏在自己孤独的冰冷世界,不管所行的终点,随风而舞,随风而散。

此刻,我只能用卑微的沉默来感受这天籁般的宁寂,感受这些微渺的灵魂轻轻碰撞出的韵律。因为我不懂,也更无力诠释这伟大而高贵的纯。

在这柳絮飘飞的日子里,我的世界,却连风也变成了灰色。夹着漫天飞扬的尘土,一切都开始变的污浊,追求白色的纯洁,此时近乎成了奢侈的幻想。当温柔的紫外线轻轻拭去鬓角那莹洁的汗珠,连空气也有了涩涩的味道。踮起脚尖,充分享受着这袭人的热气,的确,我看到了阳光。闭上双眼,感受着人流从身边悄悄滑过,去找他们自己的终点。脸上洋溢着岁月留给他们不一般的痕迹,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,过客般地在一件件夏日的盛装下消失于我的视线。我想,人生也就该拭流淌在历史上的一涓细流,没有也不会留下什么,除了留给自己那成长的足迹和记忆。

这小小的城市,装下了太多不属于它自己的东西。n当这些稚嫩的精灵,不得不在风的驱使下坠向不属于自己的浊尘,我真的心痛了。洁白的风絮,却在迷蒙的世界游荡,背所谓的现代文明充斥的纷繁所践踏,而没有注定的溪边湖上安静地飘荡,可以让洁净地水润洗他们的灵魂。

一条铁路从城市穿过,严格地分开了宁寂的乡土与喧嚣的奢华。让人流不断涌入所欣羡的时尚与高雅的城市,这里就脆弱地再也无力承载更多一点的负担,反而背扣上垃圾源头的桂冠。而真的即使是在深夜也无法再恢复往日的轻扬。水泥的冰凉,加上混凝土的坚硬,一切也都模糊如同行人的脸,僵滞,淡漠,没有血色却血腥地勾心斗角;阴险,狡诈,表面却笑盈盈的亲切寒暄。这世界真的如此可怕!

呼啸地列车从眼前穿过,载着盈落于车厢地几点碎絮。我有些释然,因为这样,它们就可以去到很远很远,或许在横跨某一江时轻轻飘落,或许载轻驰某一田野时纷然去找自己的落脚点,只要能远远离开充满隔阂的世界。这样,就真的找到了它们的灵魂。


相关阅读:
足球直播 https://28zhibo.com